西安交通大學西遷教授鐘兆琳:“決不能失信於西北人民”
發表時間:2019-08-26 作者:211大學網

原標題:“決不能失信於西北人民”


西安交通大學西遷教授鐘兆琳:“決不能失信於西北人民”

鐘兆琳生前使用的眼鏡、計算器。 西安交通大學檔案館館藏圖片


西安交通大學西遷教授鐘兆琳:“決不能失信於西北人民”

西遷初期,鐘兆琳(右二)先生指導青年教師。 西安交通大學檔案館館藏圖片

■70年關輝歷程 70年難忘記憶 檔案故事

西安交通大學西遷博物館的一個櫥窗裡,陳列著老式計算器、眼鏡等物品,這些老物件向人們述說著中國電機之父、西安交通大學西遷教授鐘兆琳先生的奮斗歷程,也見証了中國西部高等教育的發展。

鐘兆琳生於1901年,1918年考入上海工業專門學校,1927年獲得美國康奈爾大學碩士學位后應邀回國執教於交通大學,教授“電機工程”“交流電機”等課程。1933年,他帶領學生設計制造了我國第一臺發電機,被譽為“中國電機之父”。

1955年4月,國務院決定交通大學內遷西安,以適應新中國大規模工業建設的需要。鐘兆琳作為校務委員會委員,對此非常贊成並積極支持。他的表率作用,鼓舞激勵了許多教師、學生。西安交通大學檔案館保存的這副眼鏡,就是鐘兆琳西遷時戴著的眼鏡,陪伴他度過了在西安的幾十年時光。

1957年,正是西遷關鍵時期,由於國際國內形勢的變化,遷校工作異常艱難。周恩來總理曾提出,鐘兆琳先生年齡較大,夫人身體又不好,可留在上海。但鐘兆琳毅然決然地說:“共和國的西部就像當年的美國西部一樣需要開發,當初校務委員會開會表決,我是舉手贊成了的,決不能失信於人,失信於西北人民!”

就這樣,鐘兆琳將臥病在床的夫人留在上海交給女兒照顧,將兩個兒子留在北方,將一輛英國小汽車處理掉,隻簡單帶了一些日常必備物品,便獨自一人、義無反顧地踏上了西去的列車。

初到西安時,這裡除了剛剛竣工的教學樓和宿舍,雜草叢生,夜裡時常還有野狼出沒,校園內的馬路亦沒有建好。學生在灞橋熱電廠實習,一個星期天的早晨,大雪彌漫,大家想鐘老師肯定來不了,但大家正說著,卻見他身穿破大衣,滿身泥雪,跌跌撞撞地撲進了門。由於趕路匆忙,他的這副眼鏡也摔壞了,他就簡單固定一下,繼續給學生上課。在那個一窮二白的創業初期,一分一秒對於西遷者來說都異常珍貴。

鐘兆琳治學嚴謹,對學生和青年教師傾盡所有。由於條件限制,有時授課地點就在他的宿舍,學生們缺少計算工具,他時常將計算器借給學生用,正是在這樣的艱苦條件下,師生們依然秉承老交大的優良傳統,專心治學。

經過不懈努力,鐘兆琳帶頭創建的電機實驗室,不僅成了西北最早、規模最大的實驗室,在全國也是首屈一指。為紀念這位我國電機學科和電機制造工業的先驅和奠基人,西安交通大學將電機實驗室命名為“鐘兆琳電機工程實驗室”。

1982年,已是82歲高齡的鐘兆琳,雖身患多種疾病,但濃濃的赤子之心卻依然牽掛著西北建設,他強忍著身體的不適與病痛,奔赴新疆考察,開始了西安交大支援新疆高校建設的幫扶工作,促進開設了新疆少數民族班。

1990年4月4日,帶著深深的不舍,鐘兆琳走完了傳奇的一生。他在病重之時,牽掛的還是祖國大西北的教育發展,他留下遺囑:“今我重病在床,仍望再有所貢獻,我願將我工資積蓄主要部分貢獻建立教育基金會,獎勵后學,促進我國教育事業,以遂我畢生所願?!?/p>

鐘兆琳教授的西遷故事是上世紀50年代6000名交大西遷前輩的縮影,他們共同鑄就了“胸懷大局、無私奉獻、弘揚傳統、艱苦創業”的西遷精神,鼓舞著交大師生在奮斗中砥礪前行?。盍瑁?/p>

(責編:實習生(王子文)、熊旭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