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農業大學貼吧-暖心!南腰界迎來陸軍軍醫大學扶貧隊
發表時間:2019-06-29 作者:211大學網

湖南農業大學貼吧-暖心!南腰界迎來陸軍軍醫大學扶貧隊

汽車出了陸軍軍醫大學高灘巖校區,很快駛入包茂高速,一路穿隧洞,跨溪谷,繞山腰,長驅近500公里,抵達“不知有漢,無論魏晉”的桃花源所在地——重慶市酉陽縣城。但目的地還在前方,汽車又攪動滾滾熱流,鉆入群山之中。

突然,一抹紅色映入眼簾,繪有“中國工農紅軍二、六軍團”旗幟的界碑在路邊赫然而立——南腰界鎮到了。鄉鎮干部驅車帶隊,順路參觀他們的“支柱產業”——花椒廠。廠區就是一片花椒林,一個工棚,三四間房子。工棚里,一對小姐弟正利用暑假“勤工儉學”,摘一斤花椒給兩塊錢。讀四年級的姐姐有一個小小的夢想:“等掙夠了錢,要給自己買衣服?!?/p>

湖南農業大學貼吧-暖心!南腰界迎來陸軍軍醫大學扶貧隊

駛離水泥路,汽車繼續攀登,顛簸前行。遠處的群峰已經可以平視,路邊映出莊稼,都長在錯錯落落的小塊平地上,玉米稈、大豆秧有些已經泛黃。房屋也多了起來,目的地龍溪村露出了面容。

這是湘鄂渝黔交界處茫茫群山中的一個小山村,一條狹窄的街道穿村而過,依勢蜿蜒。作為村里最繁華的地段,街兩旁蓋起了樓房,不少還是三四層高。7月25日,小街開市,熙熙攘攘。在滿街的瓜果蔬菜衣帽鞋襪攤中,有兩間商鋪顯得格外“高大上”:一間擺著冰箱空調,另一間擺著摩托車。

醫療隊縱穿街道,徑直來到村衛生室,問候一位正在出診的醫生。女醫生未及中年,在這里待了已有十年,從未外出進修。診室里,醫療器械只有“老三件”:體溫表、血壓計和聽診器。唯一的好消息是,屋后的新衛生室正拔地而起。

湖南農業大學貼吧-暖心!南腰界迎來陸軍軍醫大學扶貧隊

隊員們向女醫生捐贈了藥箱,她連連表示感謝,靦腆里綻放出真誠的笑容。醫療隊領隊、陸軍軍醫大學于維國副政委表示,還要為村衛生室捐獻一臺CR設備,并承擔村衛生室裝修所需費用。

離開村衛生室,繞過村小學,醫療隊走進一棟魚鱗灰瓦的破舊木屋。屋內昏暗空曠,靠墻的地方擺著幾件舊式家具,兩個五六歲的孩子正在玩耍。男主人老陳快六十了,熱情地將解放軍請進屋內,指著一個穿灰褲子的孫子說,就是這個娃得了血友病。

湖南農業大學貼吧-暖心!南腰界迎來陸軍軍醫大學扶貧隊

專家教授們將藥箱、米、油遞到老陳手里,陪他嘮家常。老陳說,他也知道這個病目前治不好,只能靠吃藥維持。藥是1348元一支,一年要二十來萬,政府幫助十來萬,家里種些糧食、烤煙能掙兩三萬,再打些工。老陳表示,有解放軍和政府的幫助,他們家有信心扛過去,直到治愈血友病的“科學”出現。

頭頂烈日,爬坡上坎,醫療隊一次次推開“因病致貧”“因病返貧”老鄉們的家門,巡診送藥,問需獻策。于維國副政委對鄉鎮干部說:“我們有義務幫扶老區群眾,來就是為了辦實事,并且要辦精辦準。我們會盡快拿出辦法,對于貧困戶來院就醫,該優惠的優惠、該減免的減免?!?/p>

湖南農業大學貼吧-暖心!南腰界迎來陸軍軍醫大學扶貧隊

八一建軍節就要到了,醫療隊沒有忘記村里的退伍老兵及軍屬。在村委會辦公樓,專家教授們不辭辛苦,消化內科陳東風主任、超聲診斷科李陶主任、肝膽外科劉宏鳴主任、骨科杜全印副主任、泌尿外科王洛夫副主任分頭為五位老兵或軍屬查體送藥。

一位退伍老兵介紹說,他是1974年當的兵,1978年到唐山參加抗震救災,四個月里受了三個月的苦。每人一天一壺水,只能吃了飯用來潤潤嘴巴,吃完馬上就干活?;覊m也很大,一天下來臉很黑很黑,根本認不清人。他們班救下了幾十條人命。

湖南農業大學貼吧-暖心!南腰界迎來陸軍軍醫大學扶貧隊

“這次你們能想到我們這些退伍軍人,我表示感謝!”老兵說得有些鄭重,他沒想到軍醫專家們會來到這偏僻的山村,還專門為他診治腰椎間盤突出,令他意外又欣喜。平日里,他就是一個普普通通的老農民,當兵的歲月已很少被人提起。今天,他又是當初那個兵娃子了。

巡診入戶結束,已是下午時分,但醫療隊并不急于吃午飯,他們還要去一個地方——中國工農紅軍第三軍司令部舊址。1934年6月,賀龍、關向應在此創建重慶市唯一的省級蘇維埃政權。10月,紅三軍與紅六軍齊聚南腰界貓洞,“在一塊剛收割過的大田里,扎起臺子,插上紅旗,隆重舉行會師慶祝大會”。

湖南農業大學貼吧-暖心!南腰界迎來陸軍軍醫大學扶貧隊