暨南大學藝術學院黨委書記蔡顯良:清代嶺南篆刻
發表時間:2019-04-19 作者:211大學網

暨南大學藝術學院黨委書記蔡顯良:清代嶺南篆刻

■蔡顯良書法

暨南大學藝術學院黨委書記蔡顯良:清代嶺南篆刻


■收藏周刊記者 梁志欽

清代的嶺南篆刻出現了不一樣的發展階段,而且發展迅猛,暨南大學書法研究所副所長蔡顯良介紹,嶺南篆刻之所以能夠展露崢嶸,自身謀求發展是一方面。但主要還是善于學習借鑒,大膽吸收外來風格,他認為,“文人學者也加入到印學研究與篆刻創作當中,涌現出一批優秀的印人,使清代的嶺南篆刻進入到第一個繁榮時期?!?/p>

清晚期形成嶺南印家個性藝術風格

收藏周刊:嶺南篆刻在清代的異軍突起,您怎么看其中的原因?

蔡顯良:古代的嶺南印章藝術起源很早,但漢魏至明代,嶺南篆刻幾乎是寂寥無聞,印人中能載入史冊的名家極少。在沉寂一千多年后,嶺南篆刻在明末清初接近江浙,并于清代晚期異軍突起,即使不能與同時期江浙地區并駕齊驅,但初步形成了自身的地域特色。嶺南篆刻之所以能夠展露崢嶸,自身謀求發展是一方面,但主要還是善于學習借鑒,大膽吸收外來風格,先是受到以余曼庵、徐三庚、常云生為代表的“浙派”篆刻的沖擊, 繼受黃牧甫“黟山派”的深刻影響,從而形成嶺南印家的個性藝術風格。

收藏周刊:清代的嶺南篆刻發展是否也能劃分幾個階段?

蔡顯良:清代嶺南篆刻史大體可以分為兩段,清初可謂冷寂,直到乾隆時謝景卿的橫空出世,清代嶺南的篆刻藝術才真正開啟了自己的時代,進入到清代嶺南篆刻的第一個階段。這一階段大約持續了一百余年,直到光緒八年(1882年),皖籍篆刻藝術大師黃牧甫從南昌來到廣東授徒傳技,嶺南篆刻風氣發生新變,可視為清代嶺南篆刻的第二個階段。

清代中葉,不少入粵名家與學者在粵地考證經史,傳播學問,既推動了嶺南經學與金石學的發展,也為嶺南培養了不少人才。貢獻最著者,當推翁方綱、阮元二人。翁方綱、阮元二人均寓居南粵長達八年時間,翁方綱編著《粵東金石錄》,阮元編修《廣東通志》,既推動了嶺南地區金石學、經學的發展,也為嶺南地區碑學書法的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學術基礎,同樣也對嶺南篆刻藝術的發展產生了決定性的影響。至此,嶺南篆刻清代中葉在繼承明人印風基礎上遠師秦漢,拓展了審美眼界,文人學者也加入到印學研究與篆刻創作當中,涌現出一批優秀的印人,使清代的嶺南篆刻進入到第一個繁榮時期。

黟山派成清晚期嶺南篆刻的新興力量

收藏周刊:第一階段是否也存在標志性的發展高潮?

蔡顯良:經過謝景卿、黎簡以及謝蘭生、尹右兩代人的努力,清代嶺南篆刻第一階段的發展即將到達高潮。高潮到來的標志就是陳澧這位一代名家的降臨。

嶺南篆刻不但受到入粵金石學家的影響,更直接受到入粵篆刻家的影響。特別是浙派印人常云生、余曼庵的來粵,授徒傳藝,更起了推動的作用。

在浙派印人來粵的這一早期階段,也是清代嶺南印章藝術發展的第一階段的后期,而這一時段恰好是粵派印章達到高峰的一個階段,其后隨著大師黃牧甫的游粵授藝,由謝景卿開啟、陳澧光大的粵派篆刻便逐漸走向了其發展的尾聲。

隨黟山派逐漸發展起來,成為清代晚期嶺南篆刻的新興力量和新進風格。

簡介

蔡顯良

博士、教授、博士生導師、暨南大學藝術學院黨委書記、書法研究所副所長,何香凝美術館副館長,廣東省書法評論家協會副主席,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、嶺南印社副社長。